几百万买的房子!临入学被“降级”深圳中浪在哭泣_网易财经
(原标题:几百万买的房子,临入学前被“降级”,深圳中浪在哭泣) 深圳的学位争夺战,越来越残酷。5月30日的夜里,一封署名为龙华家长的自述信在网络流传。龙华区实验学校,最新学期的招生270人,报名人数高达581人,过半学生要分流到其他学校。一位龙华家长发文自述:自己2010年就结婚定居龙华,看着周边楼盘如雨后春笋拔地而起,但是自己的孩子却无法就读家门口的学校。她说,2019年龙光地产在龙华实验学校旁拍下地王,并说好了要划分一小块地,作为龙华实验学校小学部的扩建地块。但是在这之后,龙光玖悦台楼盘以一日一层的速度在建设,龙华实验小学部建设在长达1年的时间内却没有任何动静。妈妈们到去反映情况,工作人员却给他们一个荒唐的建议:南山福田学位不紧张,你们可以换房。为母则刚,娃不我待。为了下一代,妈妈们在线上线下发起了各种声讨、呼吁、投诉。她们上午上班,晚上战斗,举着喇叭,音调不高,但竭尽全力,汗流浃背,即便无人回应,她们仍旧呐喊:阳光招生,数据公开!福田战场也颇为激烈。5月29日,深圳四大名校之一的深高南校区,突然将泰安轩、泰康轩、竹园小区、财富广场、泰然公寓、安华小区、杭钢大厦、有色大厦8个小区,由第一类(80分)降至成第三类(70分)。小区业主集体不满,联名抗议,言辞激烈,愤慨万千。业主们认为,这8个小区土地用途是住宅,房屋用途是单身公寓,但是高级中学擅自找了个立不住的理由,将这一类用途房屋的业主踢出招生区域中。一名小区业主说,花了这些年的几百万积蓄买房子,是因为学区价值,临到入学前突然被“降级”,无法接受。这降级的8个小区里,大多数都是小户型的公寓,房屋总价在500万上下,对于中产阶级来说已经算不小的数字了。后来,高级中学的负责人对电视台记者说,公寓被降级是因为花了1000多万买住宅房的业主(担心分数不够)投诉。也就是住宅业主对公寓业主发起了战争,而且赢了。至于是否住宅就应该比公寓享有更高教育权利,没有法规可依。但现实里至少有一个区别,住宅比公寓贵。所以,在深圳要上好学校:有房不行,房子得大才行;有钱不行,得特别有钱才行。这是让人吃惊的一幕,在教育领域,弱肉强食的氛围丝毫不亚于正在进行中的中美贸易战。10公里外的前海战场,更是出现了让人瞠目结舌的学位鄙视链。价值千万以上的前海新盘业主招商领玺和颐湾府的业主们,发了一封公开信,但他们不是要求学位,而是要求抵制一个深圳老牌学校——百花小学。在福田,百花小学算不上名校,但也算得上是一个好学校。“百花小学+深圳实验中学”的学区房,即便是80年代的老房子,总价也已超过1000万元,单价在13万元/平方米左右。然而在前海业主眼里,百花小学是“不入流,蹲前海的光,摇名浪利”。从内容来看,业主们表达了几个观点:1. 前海未来将成为大湾区的标杆之地,安排一般的好学校是不行的。2. 前海置业的家长们多为高精尖人才,不给好学校,我们就跑了;3. 招商领玺作为招商地产旗下高端项目,已经答应了给名校,怎么能反悔呢?长长的一封信,简单总结:福田的学校,配不上前海高富帅业主的后代!在今年4月,深圳房价大涨,离婚率暴增,后浪们正在逃离。在5月底,中浪们在学位房争夺战中又遭遇了重挫。在这场大战中,前海对福田的歧视,富翁对白领的碾压,大房主对小房主的欺辱,随着开学的临近,这些阶层内部的矛盾都在变得公开化。引发的世间百态,残酷的,可笑的,丑恶的,都在这激烈的斗争中爆发。1号技师曾经总结过,深圳房价的根源在于:剧烈的资本集聚、过度的金融杠杆化,对应一线城市供应量最少的住房,成为资本最佳的寄生标的。这件事,传统金融和民间游资相濡以沫。但在这些因素之外,稀缺的学位,也成为了影响深圳购房者内心价值的重要因素之一。核心还是供求问题,一组数据,可以知道能发生战斗的根本原因:据不完全统计,深圳2019年全市缺口涨至约7万多个,相比2018年上涨21%。2020年,龙华区学区小一学位总缺口近8000个,初一学位总缺口近3000个。福田区小一学位缺口7000个,初一学位缺口2500个。从各城市教育年报统计数据来看,在北京、广州、深圳三个城市中,深圳的幼儿园毕业生人数是最多的,且出生平均增长率在节节攀升,几乎逼近小学招生人数,处于需求的“井喷”态势。但矛盾的是,一面是入学适龄人口井喷,另一面却是教育学位资源严重不足。在一线城市里,深圳中小学生人数很高,但中小学数量却是最少。高中的学位数据,更为极端。根据深圳新闻网的统计,近8年来,除2014年外,深圳其他年份的公办普高录取率均不到50%。换句话说,在深圳,每10个初中生毕业生,就有5个学生不能上公办高中。对比其他一线城市,2018年北京普通高中录取率为85.7%,上海是65%,广州是69%。在这个背景下,学位房拥有了投资、教育、居住的多重价值,借助着教育资源稀缺性,价格水涨船高。即便大量的老破小房子,因为学位,仍旧抢手。大量的中产血汗钱,涌入到了学位房,那么一旦有学位分配方面的风吹草动,业主们便会冲向前线,厮杀大战。所以比起房价,学位问题之势头,来得更为凶猛。如果说深圳房地产是银河系,那么学位房就是那颗燃烧得最为炙热,随时有火球闪过的太阳。但1号技师始终觉得,家长们为教育战斗,为下一代战斗,投资教育,投资未来,中国传统,人之常情,合情合理。但问题在于,在供需如此紧张的情况下:1. 优质学位把控者的地位,在不断增大,黑箱操作似乎正成为惯例。2. 用房价高低、业主资金实力来筛选生源的趋势越来越明显。比如有朋友对1号技师说:“学位房没有使用过,但是突然发现名额被锁定了。跑去问询,对方却说填错了房屋号码了,这种错误还不让拍摄,还不让记录鉴别真伪。”在上述高级中学更改公寓分数的案例里,大量的房地产行业人士都说,这大概率是大户型,高价房的业主在对高级中学和教育局施压,因为他们实力更强。“你房子差,地位差,不欺负你,欺负谁?”解决学位问题,应该是没有捷径的,只有大量兴建学校,别无他法。然而在这之前,如果朝令夕改,不齐心合力马上办,人为破坏教育公平,势必引起中浪们的反感和绝望。就像那句:福田南山学位不紧张,你们可以换房。更是寒了大量中产的心。教育的矛盾,在这两年是特别突出的。2019年,深圳富源学校2019年高考报名考生中,有32名是来自河北衡水中学的“高考移民”。接着,福田区一千万学区房业主被告知,在就读配套小学上将存在问题。还有福田区南华实验学校一名副校长有关“低层次家庭”子女的言论被放出。而在去年华为遭遇美国禁售时,华为创始人任正非的专访中,甚至特别谈到了基础研究和基础教育。被教育激化的矛盾历历在目,然而一年时间过去,深圳基础教育问题似乎没有解决的趋势,反而愈演愈烈。资本与教育之力沆瀣一气,带着巨轮向中产们碾过。这座城市已经让后浪失望绝望并逃离,如今又让中浪们走上街头哭泣。再这样下去,深圳可能只剩下前浪们孤独终老了。

Author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